第217章 被忽悠瘸了的哈维

哈维-D!是美国运动队的成员,这个队伍里面都是身高超过两米的超级壮汉,看起来很有威势——却在拳皇大赛上没有任何战绩。

其中的哈维是名拳击手,但是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打正规比赛了。

不是他实力不够,而是实力太强,经常一不留神就把对面打成重伤甚至打死,导致没有拳击手愿意和他对阵。

按照设定他是因为长时间没有比赛可打,有点心灰意冷,还是收到了拳皇大赛的邀请函才重新振作起来的。

没想到自己居然在南镇的地下格斗赛中见到这家伙。

路易在打量对面的哈维,哈维也在打量路易。

长时间没有比赛可以打、不能登上拳击台让他情绪非常低落,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跑到他家里,请他前往南镇参加格斗比赛。

最开始的时候,哈维是表示拒绝的,虽然他听过南镇的名声,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去南镇发展,因为他一直将自己当成纯粹的拳击手。

对方花费了一番口舌才说服了他,因为他的实力明显超出了普通拳击手的层次,普通的拳击手不愿意和他对阵,而世界顶级的格斗家又少有专注拳击的——就算偶尔有擅长拳击的,也不会以拳击为职业。

哈维如果想要挑战真正的强者,就只能去参加无限制格斗比赛,去和擅长各种各样格斗技能的高手们对决。

最关键的是,他可以尽情的使出全力打上一场。

说一堆都不如最后这句管用,哈维已经很久没有全力出手过了,这对他的吸引力非常巨大。

以前是没往这方面去想,现在听人介绍了一遍后,他觉得这的确是个出路:与其在拳击这个圈子里耗死,还不如跳出这个圈子,去挑战更加广阔的世界。

于是哈维出现在了这里。

他并不知道,忽悠他的人其实是南镇本地的黑道组织,将他骗到南镇后安排的也不是正规的格斗比赛,而是想让他作为地下格斗赛的镇场高手,专门对付路易这种不受控制的外来高手。

当然,对方不可能就傻乎乎的告诉哈维是被自己骗来的,他们用正式比赛的出场资格很难获取,需要哈维先在南镇打出名声为理由将其安抚了下来,让哈维先在地下格斗赛打几场,适应下无限制格斗的风格,顺便打出名声,再去参加那些有着更多观众、更多曝光度的大比赛。

哈维虽然察觉出这帮人没有对自己说实话,但是强劲的实力让他不担心自己会被骗,如果对方没有完成承诺,他哈维也不是任人随便欺负的软蛋,他会让这些家伙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敢和自己在拳击台上对阵。

不过现在嘛,他准备享受自己的第一场比赛。

“趁着比赛还没开始,你还有机会考虑要不要放弃。”

正在随便做着准备活动的路易,听到哈维这句话有点诧异,看向对方的脸才发现这家伙是认真的,看那表情似乎真的是在为自己着想?

“我是不会放弃比赛的。”路易活动过四肢后,将身上的外套丢出了场外,直接落到了场边看热闹的玛丽头上。

“……”

将衣服拿到手上,玛丽很想对着路易比个中指,但是路易此时没回头根本看不到,她决定等比赛结束了再说。

将外套丢出场外后,路易身上就只剩件黑色的背心,下身是宽松的作训裤以及军靴,因为地下格斗赛对着装没有要求,路易选了套最不影响自己空手格斗的穿着。

哈维也将外面的运动外套脱了下来,露出了精壮的肌肉,他上身什么都没有穿,下身是运动短裤和拳击鞋,手上则戴着护手,标准的拳击手打扮。

他没有摘掉自己的墨镜,反正这里有足够的光线,他可以看清楚对手;他也没考虑过自己的脸会被打中的可能,双手轻轻对碰了几拳算是表示自己准备好了,随后走到场中摆出了架势:“来吧!”

比赛没有裁判,只有主持人负责喊声‘开始’。

胜负的判断方式简单粗暴,一方认输或者彻底失去战斗能力,没有倒地次数限制、没有倒地后计时的规定、更没有不许追击的规则。

可以说在这种比赛中,一不小心就会被对手打死,想要不死在这里,就要快速的判断出对手和自己的真正实力,最短的时间里做出正确的判断:如果发现自己和对手的实力差距巨大,还是快些认输比较好。

路易来这里打的几场比赛中,有两场是对手干脆利落的认输。

看着哈维一副‘让你先进攻’的姿态,路易没有和这家伙客气,抬手就是接一记重拳砸了过去。

路易的拳速非常快,哈维明显被路易出拳的速度惊了下,虽然及时的摆出了防御姿势,但还是被这又快又狠的重拳打的踉跄了下。

这还不算完,一拳之后紧跟着又是一记摆拳,不但将哈维打的再次一晃,还将他双臂的防御给打破了——被路易的摆拳打的离开了原本的防守位置,露出了本应该被防护住的要害。

哈维毕竟是经验丰富的老手,察觉到防御被打破的瞬间立刻前冲,拉近了自己与路易的距离,迫使路易无法继续挥拳攻击。

虽然哈维是名拳击手,在拳击赛场上取得了非常恐怖的战绩,但是很多人都想不到,哈维最擅长的运动其实是摔跤。

这里不是拳击台,哈维不用隐藏自己的摔跤技能,拉近了与路易之间的距离后,他准备伸手抱住路易再将对手摔到地上。

让哈维意外的是,路易似乎并没有逼迫他后退争取重新拉开距离,同样将手伸出来并抓向了自己。

“比摔跤技能?我可不怕呃呃呃呃呃呃~”

哈维心底里还没嘲讽完路易的错误选择,就感觉到浑身被阵突如其来的电流电到浑身发麻,已经抓到路易的双手无法使力,整个人都有点发木的状态下,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,再恢复过来的时候,他的手臂已经被对方控制在手中,自己也被对方用膝盖压住了后背。

这个状态他非常了解,只要对方稍微一使劲,自己的胳膊就会被拧断。

虽然自己的身体很强壮,胳膊粗壮的堪比很多人大腿,但是从路易先前的攻击就可以得知,这个人有着足够的力量做到这点。

“认输吧,这样你能少遭点罪。”路易压制住了对手后,没有立刻下重手,哪怕这是没有规则可言的地下格斗赛——他是来积累实战经验的,并不是来大开杀戒的,除非对方先挑衅并惹怒了路易,否则路易一般不会下重手。

他并不知道,自己轻而易举的就制伏了哈维,给这位在拳台上无敌的格斗家造成了多大的冲击?

自信满满的准备跨入新的世界的时候,才露个头就被一个无名小卒劈头盖脸一顿打,自己连对方边都没摸到,就被放翻制伏了——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格斗世界吗?

“我认输……”

虽然首战告负,似乎给自己这段新的征程开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头,但是哈维心中却充满了希望:这是一个值得他付出更多努力的世界,他发誓自己一定要在这个世界闯出名堂。

现在他对那些人的安排也不抵触了,自己这点实力似乎真的需要在底层重新磨砺一阵时间,才有资格登上更大的舞台……

完全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把哈维坑了的路易,见到对手认输后松开了被自己钳制住的胳膊,再骄傲的举起双臂绕场接受诸多观众的欢呼和谩骂(赌输了的),最后走到眼神中带着点疑问的玛丽面前,接过了自己的夹克。

“有什么想问的,一会儿喝酒的时候再说。”

他能猜到玛丽想问的是什么,无非就是刚刚自己释放的电流是怎么回事?虽然只是一瞬间,但绝对瞒不过身为格斗家、又是侦探的玛丽。

穿上衣服,找到组织者,在对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中接过了自己这场的报酬后,路易和玛丽直接来到了琼的酒吧。

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你还具备异能?”选了个偏僻的卡座,一坐下玛丽就好奇的追问了起来。

路易身上没有能藏电击器的地方,所以玛丽猜测路易本身就拥有异能。

在这个世界这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,比如已经成为格斗界新星的二阶堂红丸就具备异能(超能力),凭借异能战斗的格斗家还是挺多的。

“算是吧!”路易轻轻伸出了手,随后食指和拇指之间凭空出现了一些电火花。

“真方便啊!”玛丽在战斗的时候经常使用电击器,在施展关节技的时候突然给对方来一下的效果非常好——但效果再好,也比不上路易这种可以自己放电来的方便。

当然她也知道这属于个人天赋,她这种普通人(?)羡慕也没有用。

“你想在施展关节技时加入电击效果的话,并不是很难的事情。”路易当然不是想教导玛丽修炼原力:“只要制作一件可以释放电击的手套就好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