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八章猜测

顺利的进入了郁金香舰队,然后穿过,来到了那艘华丽而富贵的科比隆帝国的出使之船。

威洛将军做的果然不错。

整艘船上,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知晓安吉丽娜公主消失的那些人。

只剩下了最外面的那些船员。

应该是所有的仆从都已经被威洛船长用手段给让他们消失了。

接下来便是对伊丽莎白的安排。

威洛船长也早就做好了准备,有专人带着伊丽莎白和艾力克离开,前去准备。

而离开之前,罗克也是将足够的易容魔法卷轴交给了艾力克。

以方便伊丽莎白假扮安吉丽娜公主。

“罗克船长,请。”

只剩下了威洛船长和罗克,两人对视了一眼,走向了那甲板的前方。

夜色有些深沉,天空上的星辰和月光只能隐约的看到一些,海风吹在脸上,给人一种冰凉的感觉,海浪在船头翻滚荡漾,声音轰鸣。

“罗克船长,我很好奇,你竟然真的敢来我的郁金香舰队里。”

略微的安静后,有人送过来了两杯葡萄酒,威洛船长和罗克各自一杯,然后威洛船长脸上带着些许的好奇,问道,

“你难道真的就不怕,我突然发难,让你永远的留在这海底?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罗克听到了威洛船长的问话,忍不住笑出了声音,一口酒水抿过之后,他直视着威洛船长的眼睛,认真的说道,

“怕总归是怕的,但是,事情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,如果我不来的话,那我这些日子在马戈里海域建立的恶龙海盗,就要面临你郁金香舰队的狂风暴雨的报复了。”

“你我都清楚,现在的恶龙海盗绝对不是郁金香舰队的队手。”

“一旦你铁了心要报复我,恶龙海盗以后就没有活路。”

“所以,为了生存,我必须过来。”

“当然,我也会做一些准备,保证你在发难的情况下,我能够逃走,不过这些准备……具体能不能真的让我逃离郁金香舰队,我也不确定。”

“罗克船长很诚实。”

听完了罗克的话,威洛船长点了点头。

罗克说的全部都对。

除非他想彻底的离开马戈里海域,重新开始,否则的话,他就必须和自己吧这个交易完成。

“其实,这些日子,我也听说过不少关于罗克船长的事迹。”

威洛船长举起酒杯,和罗克简单的碰撞了一下,又是低声说道,

“当初你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海盗的时候,就敢和有着中型船的屠夫,约瑟夫争锋,最终竟然还把约瑟夫给弄死了?”

“这份胆魄和算计,真的是罕见的。”

“我威洛,从骨子里佩服。”

“说实话,如果是我在那种环境之下,我并没有胆量和约瑟夫动手的,即便是动手,我肯定也没有多少胜算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罗克倒是并没有因为这些事情有什么真正的自豪。

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谢谢,便是等待着威洛船长的下面的话题。

他相信,威洛船长不会平白无故的夸奖自己的。

这只是一个铺垫而已。

“后来,罗克船长和鬼虎鲨海盗团的戴维斯争夺九大海盗的位置,又是针锋相对,最终还是将戴维斯以及整个鬼虎鲨海盗团给覆灭掉。”

“也足以证明罗克船长的有勇有谋。”

威洛船长继续说道,而话音到这里的时候,他转过了头来,视线里带着浓浓的好奇,还有几分不可置信,说道,

“但是,我暗种将这所有的事件都总结了起来,然后进行了简单的估算。”

“无论是约瑟夫的屠夫号,还是鬼虎鲨海盗团,他们好像都没有足够的,大量的金币储备,但是据我所知,罗克船长从成名到现在,却是花费了无数的金币……”

“这些金币,足以抵得上一个中型的帝国三到五年的收入总和了。”

“呼!”

罗克听着威洛船长的这些话,心里忍不住的戈登了一下,而那面庞上也是浮现出了一丝凝重,还有真真正正的忌惮。

这个威洛船长,果然不简单。

竟然将自己之前的行动等等这么多的详细情况都调查的如此清楚,而同时,还把自己消耗的金币数量给做了大概的估计。

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。

而更重要的是,那些金币的来源,是罗克的秘密,最深的秘密。

一旦这个秘密暴露的话,那罗克知道,自己绝对没有继续生存下去的机会了。

自己绝对会成为无数强者掠夺的对象。

这个威洛船长,实在是一个难以形容的强大队手。

“这么多的金币,我好奇的是,罗克船长从哪里弄来的?”

威洛船长说话的时候,一直在盯着罗克的眼睛,脸庞,观察着他的神色变化。

如此多的金币,对于任何人,甚至一个帝国来说,都是不可估量的一笔财富。

所以威洛船长很好奇。

是真真正正的好奇。

而这些,其实也是他最终要和罗克合作的根源所在。

他想知道一些秘密。

虽然不确定罗克是否会将这些秘密分享给他。

但他想尝试一下。

不过,罗克也不简单,他知道威洛船长正在试探自己,所以,他脸上没有丝毫的神色变化。

依旧是简单的喝着葡萄酒,看向远处的夜空和海洋。

“我的猜测,只有两种。”

威洛船长见罗克不说话,他继续说道,

“第一,罗克船长其实不是单独的一个人,你的身后,应该是有一个庞大的力量在支撑着,或者是一个帝国,或者是一个教会?”

“又或者是一个巨大的财团?”

“第二个,罗克船长可能是发现了某处遗留下来的宝藏?或者是某个海盗留下的,又或者是某个沉船里面的?”

“不过,按照我的推断,第二个的可能性很小。”

威洛船长笑了笑,道,

“因为我看过你拿出来的一些实质的金币,那些金币都是正常的现在流通的金币,没有时间的痕迹,所以……”

威洛船长的话音最终停顿了下来,他眯着眼睛盯着罗克,视线里带着凝重,问道,

“罗克船长,你其实并不是海盗。”

“而是一个某个势力派遣出来,历练的继承人吧?”

“某些国家,尤其是东方的一些帝国,甚至我们西方的帝国,都有这种习俗。”

“是吧?”

“威洛船长。”

罗克这时候,转过了身,盯着后者,道,

“无可奉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