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抓回来

去找裴丽,带不带已经是万缘神主的昙香呢?

这是一个问题,带上的话昙香能帮着说说话,也许会起到关键的助力作用。

可是,这和烈飞一贯的作风有些不同,如果裴丽的加入让昙香起了太多作用,那么作为一方势力,实力逐渐成长,过大就有崩盘的风险。

一旦造成势力内部的小山头林立,局势将不好控制。

而且,在本条时间线,裴丽和烈飞有暧昧关系的……

虽然那是贱骨烈飞所为。

但也确实是烈飞所为。

带上昙香,好像有电灯泡之嫌。

……

独身一人,烈飞悄悄潜入原生世界。

进入裴丽的房间,本以为会遇见以自己为模板的生化肉身,却不成想,被堵了……

堵烈飞的是渡凌。

见到渡凌的一刹那,烈飞就知道,自己的动作太猛,速度太快,让渡凌这么快就要行使裁判权了。

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,看渡凌是怎样的说法。

“我在那边还在和吞瓯蟒谈,你这边就麻利的拿下万缘神主,现在又开始打万武神主的主意。你不觉得你很过分么?”渡凌有些失望的摇头。

“无规则的生存竞赛,从我接过时空号角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。

作为吞瓯蟒的主人,你说要设定规则,我也接受了。”烈飞说着,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又犯错误了,难道要和女人讲道理?

这不是找死么?

连忙换上一副贱兮兮的表情:“怎么,在古堡不方便,现在准备借裴丽的地方么?”

“说正事呢!”渡凌正色道。

“那你又想怎么办?我的对手,你的宠物,可是将金瓯世界完全吞下的存在啊,我还觉得我做的不够好,不够快呢。你倒好,又来限制我。说好的公平呢?”烈飞无奈道。

渡凌被烈飞接连变化的三个态度,严肃,犯贱,哀叹,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,眯了眯眼,沉声道:“我只是来通知你,那边都谈妥了。规则没什么需要改变的地方。”

渡凌看着烈飞,然后开始转折了:“但是,你这样做,真的太过分了!我还在给吞瓯蟒讲规则,你就直接得分了,这样不太好吧!”

烈飞微笑:“那你的意思是,我现在回到古堡,然后把从古堡到这里的这一段路再重新走一遍?”

这还真没这个必要,对烈飞来说,也就是一两秒的事。

这反而让渡凌有些无奈了。

动之以情技能发动。

“不要这么着急,你刚进入碎地瓯世界的时候,不也没有遭到吞瓯蟒的针锋相对么?”

“接受,同意!”烈飞继续维持带有一丝暧昧的表情,“之前丢丢的那些账,我都算在你头上?”

渡凌心中‘咯噔’一下,不知是喜悦还是担忧,连忙正色道:“这次算是提醒。你好自为之……”

说完就要转身离去。

烈飞心中腹诽:黑道老大回来了,作为黑道老大的女人看来要收敛一些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渡凌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我没说什么啊!你听到了什么?”烈飞反问道。

这一次渡凌闹了个红脸,再不回头,彻底走了。

……

烈飞在裴丽的房间里转悠,还真没发现生化肉身。

难道这裴丽带着生化肉身逛街去了?

默默等待,一定要能坐得住。

不多时,楼道里就传来脚步声,只不过,这脚步声很急促而且很重。

还伴随着裴丽骂骂咧咧的喋喋不休。

‘哐当!’门被打开。

生化肉身看到烈飞,竟然没有一丝迟疑,仿佛看到空气一般,径直去充能去了。

裴丽看到烈飞,顿时闭嘴,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。

“你也是准备来绑架我的么?”裴丽像是发现危险的猛兽,瞬间将自己的警觉提升到最高。

烈飞默不作声,看看生化肉身,看看裴丽。

“问你话呢,你是不是和街上那群人一样,是来绑架我的?”裴丽再问一遍。

“你被绑架了?”烈飞的心里都要乐开花了,吞瓯蟒敢使用绑架的手段,那就意味着烈飞也可以用啊!

只不过,吞瓯蟒是指使手下去干这事,而且重要度没有提到很高的程度,派人去了,结果还不好,应该是被裴丽打回去了。

这样可以看出来,吞瓯蟒派的人也是普通人。

可烈飞不一样啊,烈飞直接是司令吃工兵。

围着裴丽一圈圈的打量,烈飞不动声色……
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裴丽被盯的发毛,这烈飞怎么了?突然变得沉默寡言而且让人看不透了。

“最近锻炼的不错啊,身材变得好多了,尤其是臀部,线条很诱人。硬拉的效果看来不错……”烈飞来来回回转了三圈,才说出一句狼话。

“你转了三圈就看我屁股去了?”裴丽盯着烈飞道。紧握的双拳已经摆好了架势。

“绑架你的是什么人?为什么绑架你?知道么?”烈飞恢复正常。

“是一些小混混,谁知道哪根筋搭错了。”裴丽的戒备心一点都没有松懈。

“哦,那这样的话,就可以确定了。”烈飞自顾自的说道。

“什么可以确定了?”裴丽皱眉,这烈飞真是奇怪,随之戒备的双拳有所松懈……

烈飞一个虎扑,将裴丽紧紧抱着,完全正面的抱紧。

“咦?没想到你挺有料的么。”

“放开我,你要干什么,你再不放开我,我就咬你了。”裴丽双手被制,只能做小范围的无效攻击,现在只有口中牙和双脚可以作为攻击手段。

但如果用双脚攻击,谁也保不准,烈飞会不会故意扑倒裴丽,那样场面就会更加尴尬。

“嘘……别吵,你听!有人来了……”烈飞在裴丽耳边道。

楼道里果然有人来了,还不止一两个。

这吞瓯蟒的反应速度也还真快。

但两军相对,烈飞这边可是直接顶到头了,直接上的司令。

渡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一定会告诉吞瓯蟒,是烈飞去找裴丽。

那么作为吞瓯蟒,肯定上的是炸弹啊!

但这就让烈飞奇怪了。

这里可以算是烈飞的大本营,无论是四向四维世界还是六向六维世界全都在烈飞的掌控之下,对方怎么把炸弹送过来的?

小心驶得万年船,烈飞抱着裴丽直接瞬移,躲在虚空仔细看着这里。

‘轰,啪,噗……’

烈飞看的清楚,小型的时空炸弹。

不!不能说是炸弹,按照当量来计算,连手雷都算不上。

但威力和功效却很惊人。

烈飞皱眉,第一个手段,绑架。

第二个手段,时空炸弹。

对方竟然这么肆无忌惮。

怀中的裴丽却不堪两人这么紧密的接触:“还不放开我?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烈飞道:“古堡里给你留了位置。”

“啊呸……我才不去你的后宫。”裴丽道。

“不是你去!也不是我邀请你去。”烈飞道。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你是被我抓回来的。”烈飞看着时空炸弹的效果湮灭,然后带着裴丽一个闪身,回到古堡。